当前位置 电影网 美女在酒吧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美女在酒吧,峨眉哪里有耍的地方你懂的墨沉域带着人敲开澹台北城的房门的时候,澹台北城刚刚写完他的信。

正在他将那精致的信纸装进信封里面的时候,房门响了。

他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去将大小苏睡觉的卧室的房门关上,才十分不耐烦地去开门,“谁啊?”

“岳父大人,是我。”

门外,传来墨沉域低沉的声音。

澹台北城的眉头皱的更深,“都这个时候了,你不陪在小柠的身边,来我这里做什么?”

面对澹台北城不悦的声音,墨沉域倒是十分地不卑不吭。

他淡淡地笑了笑,继续开口,“我有事情要和您说。”

澹台北城皱眉,“一定要今天晚上说么?”

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了。

墨沉域来了之后,他害怕他们的交谈声会吵醒两个孩子。

小小苏还好,大苏那个孩子向来神经敏感,他害怕大苏醒过来,听到一些他不应该听到的东西。

“对,一定要这个时候说。”

墨沉域深呼了一口气,“您将房门打开吧,我让不言进去看着两个孩子睡觉,您跟我去隔壁谈。”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澹台北城思索了一瞬之后点了点头,“好。”

言罢,男人便随手拎起门口的风衣披上,打开了房门。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门外不但站着墨沉域和不言,还有墨沉域的白管家,老周等等一行人。

他皱了皱眉,“怎么带这么多人来?”

墨沉域的人不应该还有一些守在墨东泽那边么?

“嗯。”

墨沉域礼貌地笑了笑,冲着不言使了个眼神。

不言连忙点头,飞快地窜进屋子里面,在沙发上坐下,“我会完成任务的!”

少年的眸子清澈无比。

澹台北城深呼了一口气,虽然他觉得这个少年年纪有些小,不能够照顾得好大小苏。

但是这个少年的身手不凡,他是见识过的。

就算他不能照顾好两个孩子,但至少有他在,他不必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危。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有些不耐地看着墨沉域,“到底什么事情,一定要这个时候谈?”

“是关于墨东泽和澹台清璇的。”

墨沉域微笑着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邀请澹台北城去隔壁的房间坐下。

一行人在隔壁的房间坐下之后,老周小心翼翼地将房门关上。

澹台北城靠在沙发上,有些无奈地看着墨沉域的双眼,“这么急着把我找过来,到底有什么大事?”

“该不会墨东泽逃走了?”

澹台北城说这话完全是在开玩笑。

因为他知道,有墨沉域在,墨东泽怎么可能逃得掉?

但是他这话一出口,墨沉域却是沉默了一瞬。

片刻后,男人淡淡地点了点头,“岳父大人还真是料事如神。”

“墨东泽,的确是逃走了。”

“这……”

澹台北城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墨沉域,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

墨东泽逃走了!?

墨沉域手下的人没有一个是百吃干饭的,每一个都身怀绝技,一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墨东泽怎么能逃得掉?

似乎是看出了澹台北城眼里的内容,墨沉域无奈地笑了笑,朝着白管家打了个手势,“岳父大人,我想给您看一段录像。”

说着,白管家已经将笔记本电脑打开了。

电脑上面是一段监控视频的画面。

画面上,一身红色风衣的澹台清璇搀扶着一个和澹台北城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身形的男人缓缓地走到了病房外面。

男人戴着帽子和口罩,但是身上穿着的衣服,分明就是今天澹台北城去参加婚礼的时候穿的!

今天一整天,澹台北城穿着的就是这一套!

甚至,现在他坐在墨沉域面前,身上披着的外套就是画面上的这一套!

澹台北城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没记错的话,他自己身上的这件外套,其实是之前澹台清璇给他买的。

他觉得这个女儿很懂自己的品位,很喜欢,所以参加一些大型的场合,总是会穿。

当时澹台清璇还和他说,这衣服是她亲手设计的,是定制的,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件。

可现在,视频上面的这个男人,穿着的就是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

男人抿了抿唇,看着画面中澹台清璇带着那个男人进了病房。

又看到澹台清璇带着那个男人离开了病房。

两个人搀扶着离开了画面的时候,白管家将监控关掉,“是这样的,澹台老爷。”

“太太因为担心先生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所以提议带着先生去吃东西。”

“结果先生和太太在吃东西的时候遇到了当地的地头蛇的为难,在先生和太太不能脱身的时候,澹台小姐搀扶着一个男人到了病房外面,说那个男人是您,说您要去看看墨东泽。”

“我们的老周想要拦住的,但是她用你会心情不高兴,太太很难哄好的话来为难老周,最后老周只好将她放进去。”

“但是当她离开的时候,她搀扶着的那个人,已经是墨东泽了。”

“我们的保镖疏忽了,后来才发现,她是将那个带进去的男人按在了墨东泽的病床上,画上了被打伤的妆容,瞒天过海。”

说完,老周身后的两个保镖架着一个男人进来了。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给澹台清璇做替身的那个男人。

男人一见澹台北城,立刻就低下了头。

因为他现在的左半边脸,还化着澹台北城的仿妆,右半边脸才是墨东泽的仿妆。

澹台北城震惊地站起身来,看着男人和他如出一辙的左半边脸,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

他分明一晚上都没有离开这里,更没有想过要来看望墨东泽!

清璇居然用他的名义,瞒过了墨沉域的保镖,救走了……

救走了当初让他和宁染痛苦了一辈子的仇人!

澹台北城年过半百的身子狠狠地一晃,直直地栽进了沙发里面。

“怎么可能……怎么会……”

怎么会?

清璇是他养大的孩子,应该最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绪,应该最清楚他心里最看重的是什么,最在乎的是什么!

她怎么可以怎么能……背着他,将他的仇人救走?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