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小姐说的回马枪是啥意思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小姐说的回马枪是啥意思,松岗金色玉洁66号一周后。

苏小柠陪着澹台北城带着病入膏肓的林宁离开了A市,踏往了去澹台家的旅程。

“小柠,要多和我们联系啊。”

“有空的话,我们会去看你的。”

站在机场里,唐一涵泪眼婆娑地握住苏小柠的手,“以后要开心啊。”

苏小柠点头。

她站在安检入口,和唐一涵,不言,顾森之,秦朝暮,以及苏少坤一家,一一地道别。

等到和所有人都说完了再见,那个她期待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少女再回头看了一眼机场的入口方向。

那里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也没有人想要进来的迹象。

她长舒了一口气,唇边掠过一丝自嘲的笑意。

他和她一样,最后都选择了家人。

其实这样也好。

就算他们选择了彼此放弃了家人,在一起也并不一定快乐。

这样,也好。

再看一眼这给她留下了很多美好记忆的A市,苏小柠深呼了一口气,转头拖着行李箱,跟着林哲轩一起进了安检口。

少女的身影在安检入口的方向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小点。

远处的一根柱子后面,男人淡淡地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一个月后,墨家老爷子的葬礼在A市举办,墨沉域正式成为墨氏集团总裁,墨家唯一的继承人。

两个月后,林家家主林宁过世,林哲轩和林宁的女儿宣布婚讯,林哲轩成为林家的新任家主。

十个月后,林家家主的女儿和林哲轩宣布解除婚约,并从此消失,没有人知道她的踪迹。

——————————

五年后。

“老师好!”

干净整洁的大学课堂里面,一批崭新的医学生坐在座位上听课。

站在讲台上的女人身形瘦削高挑,穿着紧身的黑色铅笔裤,白色的宽大T恤,头发随意地扎成了一个高马尾,脸上戴着很大的银框眼镜,整个人干练优雅有气质。

她站在讲台上,声音温柔,深入浅出地给这些新生们讲述心脏外科这门学科的意义。

因为她的漂亮和她讲课温柔优雅的态度,整节课下来,几乎没有几个学生走神。

下课铃声响起,讲台下响起了雷动的掌声。

“你听说了么?这位苏老师,是现在心脏外科的权威专家呢!”

“而且这位苏老师从来不给人做心脏手术,永远都只是学术研究和指导!”

“是么?为什么啊?”

“听说苏老师的手以前受过很严重的伤……不能做心脏手术这种高精密度的手术……”

“是么……好可惜啊……”

在一群学生的议论声中,苏小柠面带微笑地整理好自己的东西,转身大步地离开教室。

刚出了教室门口,她的手机就疯狂地响了起来。

“小柠啊,这边中心医院刚刚转过来一个危重的病人,她老公点名要你给她的手术作指导,你看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女人娟秀的眉狠狠地一皱,正在向办公室走去的双腿直接掉头向着校园外面走去,“能简单给我叙述一下病人的情况么?我现在过去。”

“嗯。”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严肃地开口,“这位女患者十几年前身心受过很严重的创伤,身体留下了后遗症。”

“她在两年前结婚,丈夫对她很好。”

“八个月前她怀孕,医生提醒过她很多次,她的心脏情况不能生育,否则的话很容易一尸两命。”

“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保了小的不能保大的。”

“但是这位女患者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将这个孩子生下来,根本不顾医生和他丈夫的劝阻。”

“现在孩子八个月了,患者前几天出现心率衰竭的状况,她的老公多番打听,找到咱们医院,并且点名让你来做指导……”

“简直胡闹!”

苏小柠深呼了一口气,大步地走到一辆红色宝马上,她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皱眉,“既然早知道身体有问题为什么要怀孕?”

“既然早知道生育的时候会出事,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这里?”

虽然嘴上全是埋怨,但苏小柠还是将车速开到最大,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医院。

“苏老师!”

见她来了,心脏外科的小大夫连忙迎上来。

“病人资料呢?”

“在这在这!”

苏小柠皱眉,焦急地将病历翻开。

当她的目光停留在病人姓名那一栏的时候,她整个人狠狠地一顿,怔在了原地。

墨浮笙。

今天她的病人……是墨浮笙。

女人唇边扬起了一抹无奈的笑。

这么久过去了,墨浮笙不但结婚了,还要生孩子了么?

“怎么样?”

小大夫的声音将苏小柠的思绪拉回来。

她皱了皱眉,简单地翻了一下墨浮笙的病历资料,“情况很复杂。”

“你可能应付不来。”

小大夫皱了皱眉,“如果我做不好的话,那唐大夫呢?”

“她……”

苏小柠皱了皱眉,“她可能不会愿意给这位病人做手术。”

话音刚落,那边刚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的唐一涵穿着手术服,匆忙地跑过来,“听说来了个疑难的病人?”

苏小柠点了点头,将资料递给她。

唐一涵的眉头死死地拧了起来,“墨浮笙?”

“A市的?”

“A市有几个墨浮笙?”

苏小柠笑了笑,“这个年纪,这个地址,这个名字的,应该就是咱们认识的那个。”

“靠!”

唐一涵翻了个白眼,“咱们主任那个老秃头能不能不要什么活儿都接啊?”

“让你给墨浮笙做手术指导,这不是恶心人呢么?”

苏小柠摇了摇头,“今天怕不是手术指导了。”

唐一涵拧眉看她,“什么意思?”

“这个手术你们都做不好。”

她叹了口气,转身向着更衣室的方向走过去,“我打算亲自给她做。”

唐一涵:“……”

“你疯了!?”

“她这个手术,就算你亲自动手做,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两个都活!”

“如果到时候手术失败了,墨家人会怎么说?”

“肯定说你公报私仇,没有医德!”

“你何苦呢?”

苏小柠看了她一眼,“我问心无愧就好。”

“墨家人愿意怎么说,是他们的事。”

说完,她“砰”地一声,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

【emmm,后面就不会虐了,大概是墨总追妻火葬场的故事,小柠檬已经成长了,不那么好骗啦!求银票】

Copyright © 2015-2021